文字方塊:

 

 

它本來一般都是用來蒸糕點、或者用來作廚具的,但是這個也可以用來作藝術品。因為什麼呢!因為春跟福,人呢!就是要天天都吃飯,才會辦法長大,才有春天才會有福氣。

 

 

 

這些本身不是燈籠,又可以作成燈籠,這是竹簍子,原是用來裝垃圾及物品之類,但放對地方又可以當成藝術 的呈現,而這些竹簍子本身是沒什麼意涵,若給它添上佛教的名相,如忍辱 、正信、無我等,它就有了生命的內涵。我們要有正信、忍辱、無我就必須像這簍子一樣,密密麻麻的編織,不斷的組織, 即要有耐心和毅力,原本不起眼的竹簍子放對地方且懂得運用,則是個無盡藏。

 

 

這個造景的組合,都是不起眼的廢棄物,但經過空間角度的重組後,則是很好的園藝造景素材。你看這個酒甕,很奇怪為什麼要用這 它作裝飾,意味著不喝酒才有智慧方能諸事圓滿,人生就像水千變萬化,緣起緣滅。物無貴賤,會用的垃圾即藝術品,不會用 則再美的藝術品也是垃圾!

 

 

 

 

 

不要看寺廟的角落看起來佈置得很不錯,其實以前亂七八糟十分零亂,所以就撿了些漂流木、菜瓜布掛上去點綴,看起來真真假假 、假假真真,若要懂得真假不二法門,則要點亮心燈,活在當下,珍惜我們所擁有的資源。

 

 

 

 

 

看的出來嗎?牆面上所掛著的龍眼樹皮亦也可呈現藝術風味,禪代表簡單、自在、灑脫,生活簡單一點,事情簡化 一些,方能體悟自然與生命的意涵,所謂一花一世界,一葉一如來。

 

 

 

 

 

 

這是外面隨處可見的枯木,一般人都會把這種腐爛的木頭丟掉,其實爛木頭裡,給它種上一些新的生命,亦如四季生春,枯木 逢春生命盎然生生不息,大地是最偉大可敬的藝術家。

 

 

 

 

圖右上角是一個枕頭,亦可當燈籠,誰規定枕頭不能當燈籠呢,中間那兩盞蓮花燈,是資源保特瓶做的,這些沒人要的東西,用對地方就是一個很棒的藝術造景。

 

 

 

這一幅祥和歡喜,它的上面有把智慧刀,要有祥和歡喜要有智慧,沒有智慧沒辦法得到祥和歡喜,當你有智慧的時候處事人際關係就會變得很圓融,所以才能天天祥和歡喜。

智慧刀是用稻草所編成,稻草生長在大地離不開泥土,稻草必須承受風吹雨打日月精華,也要農夫不斷的去栽培 它,且稻草越成熟就越低頭,所以人要得到智慧離不開地球、人群、大地,一定要受過挫折、困難、經驗方能得到智慧,智慧刀不是用來敲別人,而是用來敲打自己,敲敲看當自己碰到挫折的時候 ,反省自己看看,難道連稻草都不如嗎?

 

 

 

照片所看到的東西都是別人當作垃圾丟棄的廢棄物品,在這邊你可以看到自然與生命,人離不開自然,離開自然就像一個行屍走肉沒有靈魂,沒有自然人也活不下去,怎麼跟自然結合,就是要有心,沒有心,你就沒辦法體會自然與我的關係。

 

 

 

看來單調油漆容易剝落的老舊牆壁,為它加上原是三個壞掉的碗櫥的門,並給它貼上佛教的法語,就有了新的生命 和意義。看中間,不要看它不起眼,它可是用來綁東西的麻繩,誰說麻繩沒有藝術呢!旁邊那件簑衣是以前的雨衣。下方則是海邊檢來的石頭和漂流木的組合,這就是有山必有土,有土必有樹,有樹必有生命,這是自然和諧的循環。

 

 

 

 

 

看看這個東西,看來像個枕頭?!別懷疑,這裡曾經是個老鼠窩,把它找出來清一清,佈置成一個很具現在感的燈,燈籠 上有個「」,有道的話就像燈,正所謂「千年暗 室一燈即明」。

 

 

 

 

 

來趙州茶坊最重要的即是「觀心」,不觀心無法體會禪意,如何觀心,進來的時候要用掃把,掃一掃自己的心,掃了心 的塵埃,方能感悟到禪意,就像是枯木如如不動,方能產生智慧,智慧如劍,有了智慧劍即可斬斷煩惱,生活就像 樂章,天天過的快樂自在,即是轉煩惱為菩提。

 

 

 

 

竹籃子上面一顆顆它是樹瘤,其形狀很特別,有的像胃有像心臟,人長瘤會生病或死亡,樹長瘤是藝術,所以 同是生命,人與樹之間仍是千差萬別。

 

 

 

 

 

 

 

趙州茶坊內可看到台灣早期的民風與古老的歷史。這是石磨,它的功用是用來磨粉做糕點,石磨石磨(台語)人就像 石磨(台語)停不下來,這邊放了一個洗衣棒,用來一棒敲醒夢中人,意諭不要在生死輪迴中拖磨。旁邊有個牌號55, 為靈山寺的門牌號,指一半一半的世界,星雲大師常說,白天一半夜晚一半,善的一半惡的一半,人懂得一半一半的世界,那你會就過的很快樂。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這個是哭臉和笑臉,它們掛在樹上,這是破鍋子,這三個破鍋子決定哭與笑的分別,少了一個天天就像哭臉,三個具備天天 就像笑臉。

每一個破鍋子代表三個字,這裡代表三個層次,代表三個字,聯句起來就是三句話九個字,。

第一個破鍋子代表「」,「看的破

第二個破鍋子代表「」,「放的下

第三個破鍋子代表「」,「提得起

譬如雙手拿著垃圾,身邊有黃金但你看不到,故要看的破你才能放下執著,方能放下垃圾拾得黃金,放的下後才能提得起,所以看的破、放的下、提得起,連起來就是一句話,有這句話你天天都是笑臉,沒有的話你天天就是哭臉。

 

 

 

 
   
靈山寺小和尚